当前位置: 美术研发

大圣归来制片:动画要表达中国审美与感情

大圣归来制片:动画要表达中国审美与感情

《大圣归来》走红后 业内纷纷寻求成功经验

一部《大圣归来》,让我们看到国产动画电影沉寂已久的光芒。截至8月26日,《大圣归来》累计票房达到了9.4亿。这一个月以来,执行制作人金大勇被问到最多的一个问题是,“《大圣归来》成功的经验是什么?”

是取材于中国传统题材?是角色设计?是《小蝌蚪找妈妈》、《牧笛》的水墨风格?是《大闹天宫》那样壁画重彩的背景?是《三个和尚》那样的以虚代实的时空塑造语言?是配音方面的京剧锣鼓、民族音乐

金大勇告诉记者,他们的体会是,除了中国元素之外,一部纯正中国风的作品,需要体现中国人感知世界与表达情感的方式。

“如果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在70年代至80年代初期所生产的、代表了一个时代中国最高动画电影成就的作品是中国动画电影1.0时代的话,那么《大圣归来》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动画电影的2.0。”8月20日,在第七届中国国际漫博会主体活动2015中国动画电影高峰会上,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李剑平认为,《大圣归来》的成功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具有必然性的——从20世纪六七十年代动漫“中国学派”的辉煌到2004年以来国家大力支持动漫产业的新十年,行业的创作积累与观众的市场期待都为一部成功的国产动画电影的到来做出了铺垫,而《大圣归来》的成功,证明了中国传统题材完全可能创作出新意,具有时代审美价值。

中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题材广泛、内涵丰富,在文化产业IP为王的今天,动漫行业当然不会忘记深挖传统文化,从剧本题材、角色造型、风格定位等各种角度汲取灵感与素材,拓宽中国动画的发展道路,也以新方式传递经典处世智慧与价值观。仅在本届漫博会2015动漫游戏精品IP项目预售路演中,就有《海号——海上丝绸之路历险记》、《兰陵王入阵曲》、昆曲元素3D系列电视动画片《粉墨宝贝》等众多与传统题材有关的IP项目亮相。

在今天,当我们再度提起“中国动画的中国特质”时,我们所谈到的是什么?

“中国元素”不是靠堆砌符号就能做到的

我们都知道,“中国学派”的概念,是20世纪50年代被从文学领域引入到动画艺术中来的。

前不久在广东美术馆刚刚闭幕的“世界动漫的中国学派”大展中,策展方追溯现代动画发展的历史,发现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万氏兄弟就受欧美电影的启发,开始了对动画的艰难探索。在中国动画的起步阶段,诞生了两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一是1941年的《铁扇公主》,不但是我国最早的动画长片,也是全世界第四部问世的动画长片。它的故事与今天的《大圣归来》同样取材于传统经典小说《西游记》。而在学界,人们广泛承认的“中国学派”开山之作,是1956年的《骄傲的将军》。它的动画造型借鉴了京剧脸谱,背景设计运用了古代壁画的工笔技巧,具有浓厚的民族特色。

那次展览的文案企划、艺术陈晓勤介绍:“从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末,中国动画工作者在此基础上不断探索动画的不同表现形式,如借鉴工笔重彩、水墨绘画、民间绘画、皮影、剪纸、木偶等,同时不断拓展动画的表现内容,如大量选取中国神话、民间故事、传说、戏曲、寓言故事等,充分发挥动画艺术的特点,拍摄出许多至今在中国甚至世界动画电影史上堪称经典的优秀作品,中国动画因此得到了世界的认同,被誉为‘中国学派’。”

在近日播出的某栏目讨论了中国动漫的产业化发展,节目中,业界嘉宾列数了《大圣归来》中的中国元素,包括了视觉元素剪纸、皮影,听觉元素筝曲、昆曲唱腔等。这样的视觉引用还包括在片头时用二维的方式制作了一小段片段向《大闹天宫》、《金降妖》等经典的电影致敬。

而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大圣归来》的执行制作人金大勇认为,在对“中国元素”的选择上,导演考虑的更多的不是“这个符号很中国”。“我觉得那些元素,都是表面的,”金大勇认为,仅仅堆砌符号,可能最后呈现的就是西方对东方的一种猎奇式的固化印象,“你看到的是中国题材,不是我们一定要加了哪些东西才是中国。其实不是这样。我们用中国元素,也是实实在在的用,只有它确实符合我们当前情境的需要,我们才去用它,如果不符合,你硬要插一点东西进去表示我很中国,那就不对了。你像很多人提到电影里面那段皮影戏,那是因为需要出现一个戏台,需要一个方式来表现齐天大圣的故事家喻户晓,江流儿他从小就喜欢看大圣的故事,熟知大圣的传说,而且非常崇拜大圣,只要哪里有大圣的故事演出,他就一定要看。是为了表现这个。一部好的电影里面,任何元素都应该是服从整体的需要,出现在恰当的位置。”

这一个月以来,金大勇被问到最多的一个问题是,“《大圣归来》成功的经验的什么?”

“对这个问题我跟田导(田晓鹏)也聊了好几回,”金大勇停顿了一会儿,事实上,在之前的采访中他一直表示,需要感谢的是与中国动漫一同成长起来的观众,是网友们的厚爱,是互联网、自媒体的时代,是《西游记》这个脍炙人口深入人心的题材……而他们自己,只是“想好好做一件东西,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作品,其他的并没想那么多”。“后来觉得,说要坚持,要走心,要不忘初心耐得住寂寞,要严格再严格地要求品质,那些都是最基本的,多说也没意思。除此之外再能说一说的有两点,一个是动画角色的表现,另一个是镜头的运用,有个人的一些理解和观念。”

“从动画的角度来讲,你说风格漂亮啊,过渡平和啊,节奏感非常好啊,这也都是大概能这么分析,”这个曾经做过广告人,对影像制作经验丰富、擅于用视觉惊艳抓住观众眼球的男人最终放弃了给我讲述那些漫长的建模和渲染过程,总结了一句——其实自然才是最重要的。“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自然,你看着不别扭。你不觉得大圣很英俊、江流儿很萌,他们也没有特别漂亮或怎么样,但你就觉得特别自然,就过去了,你甚至没去想过他动作是怎么走的,就过去了,这反而是控制得比较好的时候。为什么呢?这里面是中国人的表演方式。”

享誉华人世界的《老夫子》漫画作者王泽用一个艺术家的敏感来讲述他对《大圣归来》的感受:“这部片子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非常的有吸引力。他们很用心、很执着、很有热情地去创造他们的作品。美国人制造的片子,他们的主角、他们的配角,他们所有的演员和他们的卡通都是美国人他们自己的生活表现和他们自己感情的发挥。日本人也是通过他们的作品来表达他们日本人自己的情感。我觉得中国人就应该表达自己的美和情感。我一看到开头那一幕,一只子孤单单坐在高高的一块石头上,我心里就觉得,他一定有故事,他那么孤独,全世界都是敌人,他要得忧郁症了,我一定要去给这部电影的导演制片一个拥抱。”

中国美协动漫艺委会副主任、广东省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金城对此也有同样的感受:“我们看《功夫熊》、《花木兰》,它们也用的是中国元素,但是你看了就觉得,它不是一只中国熊,就算是华人也是出生在美国的。它会很自然地耸耸肩、一摊手,这样的动作不是中国人的情感表达。”

“所以你看,我们在做片子的时候,这些角色的设定其实是符合中国人状态,你不会觉得哪儿能说得出好,但整个就自然。你首先别把它当动画看,更千万别觉得我是给小孩子看的,我什么都要解释得清清楚楚观众才能看得懂,千万不要。你就要想,你要拍的是一部电影,一部你自己心里能满意的电影。”金大勇说到兴奋时,亲自上手比划着电影中一些含蓄的细节,“比如说大圣在窗台上跟江流儿聊天,江流儿问你怎么不回家?你一个跟头就十万八千里。他说当然了!这时候提到辉煌史他心里兴奋了一下,一举手,啪,手到眼前看到了禁锢,低头,肩膀落下,手下来了。这符合一个中国人的心理。中国人看到了自然会明白他的情绪变化。因为他就是差不多符合我们这个年龄的中国人的心态,之前也有各种各样经历,处于这个年龄他开始低迷,怀疑自己。你说我们学好莱坞,故事爆点啊什么的,他有一个成熟的套路,但是作品真正表现出来之后,还是这些细节的东西让人接受。”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曾经总结:“这部作品的所有亮点和不足都忠实地映射了当下的中国动漫产业水准,而它最大的意义就是‘探索’——中国故事怎么讲?东方动漫如何建立自己的思想和艺术体系?这都是我们要进一步探讨的事。”

将中国历史、神话、传说作为一个巨大的IP,是近年来常用的思路,但也有人认为,它同时是一个巨大的陷阱——例如故事,观众熟知人物性格与剧情走向,改编容易在“招致非议”与“没有新意”之间摇摆。那么,在利用传统文化IP时,最重要的部分是什么?其实,这不仅是动画行业,也是文化艺术领域近年来频繁遇到的问题。

对于这个“时间问题”,金城将它表述为“要尊重艺术的客观规律”。“我们必须首先把动画、动漫看做一门艺术,然后再来谈产业开发。过去我们在做动画的时候,过于快餐化,现在看这是一条死路。在美国,一部动画电影从立项到完成,怎么也要四五年,《大圣归来》从剧本策划到最后完成花了八年时间,而中国许多动画通常就是一两年就做出来了,定位就是投入几百万,做出来挣上几千万,结果规模越做越小,产品粗糙,市场狭窄,只能走低龄路线。然而好的艺术作品是属于全年龄的,《丁丁历险记》,至今男女老少都喜欢读,它的魅力是属于全世界的。”

From:信息时报

  • 版权归原作者,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谢谢配合!

    共有 0 留言

    评论

    您必须 登录 后才能发表评论.